温州生活家政服务信息平台,为您提供专业的保姆、月嫂、育儿嫂、钟点工/小时工等日常家政服务

温州生活家政网

温州家政生活服务信息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温州家政生活网 > 住家保姆服务 > 照顾宠物猫 >  > 正文

蓝皮、大脸猫脱险

发布时间:2019-11-06 13:09 来源:互联网  浏览次数:
Ad640_60();/*PC_640*200 原生多图 文章顶部 2016/11/18*/var cpro_id = "u2820948";

  蓝皮、大脸猫脱险

  假蓝皮和四五只灰老鼠气势汹汹地追。蓝皮拼命地跑,蓦地,发现前面有个毛茸茸的白球在哧溜溜地滚。仔细一看,是大脸猫,他腿短头大,跑得不快,索性滚了起来。这时他也看见蓝皮了。

  “哎!帮帮忙,推一下。”大脸猫慌乱地喊着,滚得更快了。他们连跑过几条街,看到前面花坛后有一间大房子,便从半开的门缝里钻了进去。

  里面很安静,一个人也没有。光亮亮的水磨石地,白纱窗帘,靠墙的桌子上放着许多展品。这里正举行少年科技展览,陈列着小学生们制作的各种各样的小发明:会翻跟头的小木偶、在水里跑的摩托艇、遥控的小飞机、会眨眼的铁皮小狗……

  大脸猫看着看着,眼睛突然直了,睁大了一圈。原来他看见了自己。不!不光看见了自己,还看见了蓝皮——看见了自己吃蓝皮。这是一个聪明的小学生的小制作“小猫吃老鼠”,而且是照着蓝皮和大脸猫的样子做出来的。只要把小蓝皮放到大脸猫的嘴里,电路就接通了,猫眼睛上的小灯泡就会亮。

  “瞧!”大脸猫揪了一下蓝皮的尾巴,大脸向那边一扭,“大脸猫吃老鼠,这是多么荣耀的事。”他忘记了他们处境的危险了。

  蓝皮没理他,只是四下打量,看看哪儿有逃跑的路。可是四面都是硬硬的墙壁,没有一点藏身之地。门口咬碎木头的声音越来越响,看来只有硬拼一场了。

  “我们可以扮演猫吃老鼠。”大脸猫指着桌上那个模型,兴致勃勃地建议,天知道,他怎么也会想出如此聪明的主意。

  情况万分紧急,蓝皮只好委屈求全。他爬上桌子,用屁股使劲拱大脸猫的模型。

  “我来拱。”大脸猫十分热心。他用大脸贴住猫模型的屁股,使劲一拱。

  “轰隆!”大脸猫吃老鼠的模型跌到桌子挡板后面去了。大脸猫神气地在桌子上一坐,张大了嘴,对蓝皮说:“快!快上来!”

  “你可别把我吞下去。”蓝皮担心地警告。

  “放心,放心,我和别的猫不一样,我最不爱闻鼠骚味。”

  蓝皮小心地跳到大脸猫那张开的嘴里。大脸猫觉得有什么硌得他生疼,原来是蓝皮这小滑头用一根小棍支住了他的上下牙床。

  “噌!噌!”几只老鼠从门槛下面咬破的洞里窜进来。

  大脸猫和蓝皮像泥塑木雕一样,一动不动。

  “这两个家伙跑哪儿去了?”鼻孔贴着橡皮膏的老鼠说。

  “搜!”假蓝皮喝道。

  他们贼眉鼠眼地满屋子转了起来。蓦地,他们不约而同地盯住了桌上一动不动的大脸猫。可是,谁都没敢上,因为那大脸猫嘴里正叼着一只老鼠呢!

  “这是模型,我们不用怕。”抱打火机的老鼠说。

  “可他身上带电呢!”鼻孔贴着橡皮膏的老鼠说。

  真的,大脸猫好像真的带电了,眼睛放出红光,挺强的红光。

  这是钻在他嘴里的蓝皮想出的点子。蓝皮悄悄地用一颗红樱桃蹭他的嗓子眼儿,把馋虫全勾上来了,你想想,他能不放光吗?

  “我们等他把电用完再行动。”假蓝皮命令。

  几只灰老鼠用尖尖的屁股戳在地上,坐了下来。这可怎么办呢?蓝皮没辙了。

 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“来人了!”假蓝皮叫了一声,掀开了下水道的铁篦子,带着几只灰老鼠闪电般地钻了进去。

  展览馆开门了,许多人进来参观。大脸猫像泥塑木雕似地呆在那儿,连眼睛都不敢眨一眨,一直坚持到闭馆。最后一个人走了,他才“咚”地一下跌了下来,连同蓝皮一起摔在地上。

  “哎哟!累死我了!”大脸猫龇牙咧嘴。

  蓝皮坐在地上,一声不响。

  “完了!全完了!”大脸猫愁眉苦脸地说,“波儿乐叛变了,跳蚤演员被抢走了,咱们俩又被迫得无家可归,魔星杂技团算是完了。我看还是散伙,各自找个混碗饭的地方去吧!”

  “不!我不能让这些坏家伙利用我们的名誉到处招摇撞骗,我们要和他们干。”蓝皮沉着脸。

  “唉!还干什么呀!都落到这份儿了。”大脸猫泄气地说,“这年头,还讲什么名誉,肚皮要紧!依我说,你不如把那些练杂技的家具卖了,弄点本钱做个小买卖。凭你那张利嘴,再加上搞点坑蒙拐骗、偷税漏税,准能发起来。”

  “呸呸呸!”蓝皮鄙弃地竖起尾巴,戳着大脸猫的耳朵,“没出息的东西!你没听说,人生能有几次搏!现在才是咱们搏的时候!”

  “轻点!轻点!”大脸猫揉着自己的耳朵,“你那尾巴尖太硬。”

  “你先等着,我去打探一下假魔星杂技团的下落,把咱们的跳蚤夺回来。”蓝皮想了想说。

  “啊?”大脸猫吓了一跳,“刚逃出来,又送上门去,你可别肉包子打狗——去了回不来。”

  “不许胡说!”

  “行行!你去吧,你去吧!”大脸猫眨眨眼睛,笑眯眯地说。原来他已经打定了主意:这耗子一走,我就溜。

  大脸猫望着蓝皮远去的背影,想到他这一去,必然是凶多吉少,心里怪不是滋味,但他宽慰自己说:“得了,甭管别人了,先想想自己吧,到这地步,只能是爹死娘嫁人,各人顾各人了。”他揉揉胖脸,加快小碎步,顺着路边的林荫道,熟门熟路地跑开了。他一点儿也没注意到,机灵的蓝皮拐了个弯,悄悄地从后面跟了上来。刚才蓝皮看大脸猫神色不对,就怀疑他有鬼,心想:这小子一定有什么秘密,我得去看看。

相关阅读
热门阅读